一个隐藏在人类中的矮人

冷淡番外[小菊

文好棒,隐cp是北美双子吗

Spring:

他在闹钟响的前一秒钟关掉了它,本田菊默默地凝视着这个造型奇怪的闹钟。这个闹钟是他们刚刚来到华盛顿的时候匆匆忙忙买的,当时他们连闹钟后背有块大的掉漆也没有发现。他微微笑了一下,放在旁边。


他开始慢慢穿衣服,起来的时候放轻了动作,然后转过头看王耀的睡脸。


他昨天来得很迟,听本田菊认识的小护士说他昨天被一个犯了狂躁病的病人一顿没来由的胖揍,本田菊想到这里不由笑了一声。他仔细的看了看王耀的脸,没有小姑娘说得严重,不过颧骨处有几处青紫,本田菊不敢碰,心痛的仿佛似自己受伤。


他轻轻走到外面,开始准备早饭。蒸米饭,烤鱼,他都做的熟练精致,再加上炒鸡蛋。本田菊很满意,把这些东西端到餐桌上,阳光这时正好照射下来,柔柔照在烤鱼身上,腾腾的热气都能看得到。


他匆匆吃完饭,拿上背包就离开了家。


王耀还没有起来。






这是多么顺理成章的事情,他们都太忙了。有的时候是本田菊早,或者王耀。王耀喜欢早上吃烤面包,那么那天的早饭就会是烤面包再加果酱,若是本田菊早,早饭就会是味增汤还有秋刀鱼。


本田菊偶尔会觉得少了点什么,可是就是想不起到底少的是什么,他也尝试和王耀沟通,可是一看见王耀的脸,他所有的话都忘了。双眼相对的时候是什么感情?他不清楚也不明白,只知道内心鼓胀却又饱满,像一下子喝了1000毫升的水,鼓鼓囊囊,不断从内心满溢出来。


他认为那是爱。


“Honda?”同学叫他,本田菊抬起头,美国人长的都比他高上一个头——智商却像是缩了水。他小心谨慎的把眼睛里的鄙薄藏好,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


“有事吗?”


“嗯……万一发热……”那个同学一看本田菊回答了他的问题,滔滔不绝的说了起来,本田菊没有什么表情,简单提了一下课本里的东西,那个同学便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天哪……这么简单?”他似乎有些不太置信,赞赏的眼神落在本田菊的身上,本田菊带了一丝谦逊的笑容。


“Practice makes perfect.”他回答,墨黑色的眼珠里面还带着氤氲不清的光芒。


不论怎么样,他总能解决一切。他的同学这样想,然后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Honda!今晚的party来吗?”


本田菊眨了眨眼,迟疑了一会儿,然后一如既往的摇了摇头。


“我今天要去图书馆。”


他的同学耸耸肩——他已经习惯啦。






他到图书馆里的时候大概是下午三点,他为自己定好了时间,晚上七点要回家。


他在自己熟悉的座位落座,旁边一直在的加拿大人这个时间也到了,他们相互微笑。


“最近工作累吗?”马修熟稔的和他对话,本田菊耸耸肩,轻声的说:“老样子。”


阳光正好对着他们的桌子,冬季还没有过去,这阳光也让本田菊一直紧绷的神经稍微放松了起来。


过了很久,马修才忽然开口:“我最近刚刚得了化学工程的一等奖。”他的声音里没有高兴的心情,本田菊知道。


“恭喜您了。”他回应,侧过头看马修带着僵硬笑容的脸颊。


“这样也很好,保持一点距离,好让我自己也更加清楚一些。”马修耸耸肩,对本田菊露出一个笑容,他漂亮的蓝眼珠里面夹杂的是一些奇怪复杂的感情,本田菊想到马修的那个帖子,内心也带了一些沉重。


“既然这么疲惫,那么为什么不放手呢?”本田菊问。


马修愣了愣,像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过了一会儿,他慢慢的笑了:“或许就是因为没有想过吧。”


“小的时候觉得他太耀眼,所以太着迷,现在相处慢慢了解慢慢靠近,却变得不在乎起来——你知道第一次和他约会的时候我有多紧张吗?衬衫上的古龙水,腰上皮带甚至是袜子都选了最好的那个,现在我在他面前没有表情,讲笑话时只浅浅弯一弯嘴角……”


“他有的时候拥抱抚摸的男孩女孩,我也会暗暗比较,可是现在习惯了,也开始不以为然了——上次他在我面前和另外一个女人接吻,我看着他们,只感觉不够深情不够动人,仅仅是简单的媾和。所以后来我都不再和他接吻。”


“奇怪的是,不论怎么样,却从未有过和他离开的感受。”


这个男人说话很轻,却充满的一种让人无法忽视的感觉,本田菊细心的听着,忽然涌上了一种陌生的熟悉,似乎他也曾身临其境。


最后马修对他微笑。他合上了书,说:“居然让您陪我听了这么长时间的瞎话,真是抱歉。”


本田菊没有说话,后来才慌慌张张的给了一个微笑的表情给马修。


等马修走了,本田菊却还在回味那些马修轻细的话语,他在时间中迷失了自己,回过神才发现已经六点半了。


他也没有再看书的心情,合上书,脸容疲惫的回家。图书馆外面天色已经暗下很多,本田菊走在路上,每走一步背包就轻微的和他背脊摩擦碰撞,弄出不大不小的声响。


他忽然觉得孤独。


终于到家了,他内心才有一种振奋,想着耀君说不定在家里了,就露出一个温和的笑容。他的眉目浅淡,一笑眉目便更加温柔清隽。


他想着温暖的家,他想着有温暖笑容的王耀,他想着桌上热气腾腾的饭菜,心中前行的力量便更加旺盛。


他用钥匙开门。


里面一片漆黑,他的笑容马上就收敛了起来。


桌子上还剩着早上的饭菜,王耀喝了汤,没有吃鱼,本田菊叹了一口气,打开灯,沙发上挂着王耀的睡衣。


他把背包丢在一边,浑身无力躺在沙发上,用王耀的睡衣挡挡自己满是失落的脸。




耀君。


他在心底慢慢的唤。






耀君。












END












“啊!小菊,你怎么睡在这里。”本田菊听到王耀的声音,把睡衣掀开,看见王耀带着笑的脸颊。


“我猜你饿坏了!今天加班,你没看见我的短信吗?”王耀疑惑的询问他,把带来的外卖盒放在桌子上。


“是我没有注意到。”他微笑,内心的孤独随着看着王耀的时间一点点消散,他从身后轻轻抱住了王耀。


“辛苦你了。”他喃喃。







评论
热度(20)
  1. FuguSpring 转载了此文字
    文好棒,隐cp是北美双子吗
 

© Fugu | Powered by LOFTER